夜歌夜

现paro,abo设定,私设会有,ooc会有,文笔废,请选择性食用,如有不足之处还望指出

虽然歌仙对小夜说过,小夜后退一步他便往小夜迈出两步,但是歌仙明显没有给小夜后退的余地。
看着在厨房里忙活的歌仙,小夜怎么也想不通歌仙是如何说服自家兄长,让他搬出来和歌仙住一起的。是放心歌仙这个alpha不会对他出手还是觉得幼驯染互相照顾比较方便?小夜第一次觉得兄长的想法难以揣测。
“小夜?小夜?”
“嗯?怎么了?”
“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在发呆而已。”
“饭还要一会才好,热水我已经放好了,先去洗澡。”

上回歌仙的表白小夜用沉默作为答复。歌仙也不急,他有的是时间和小夜耗。而且人就在眼皮子底下,还能再被什么人掳...

这是个脑洞④

技术性调整

一行人把小夜围在中心,往深山里走。
山神要娶妻,并指明了要娶山中的蓝发猎人,不然就不会再保佑来年风调雨顺和作物丰收。村民起初是不相信的,结果地里将要收获的作物迅速萎靡,还接连下了几场暴雨。眼看辛苦了一年的作物要颗粒无收,村民不得不信,按照山神的吩咐将小夜送进深山。
小夜没有反抗,他被村民养大的这份恩,就算是还回去了。他唯一不舍的,是他养的那个小孩。

去年秋天,小夜在山里捡到个小孩。大抵是一个人生活太寂寞,看到村民一家人的样子也羡慕,小夜答应了小孩养他的请求。
他的小孩看待一切的眼神都是新奇惊讶的,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不了解一般单纯。他的小孩有些任性。说要给小夜做一个花瓶,立刻拉着他去砍竹...

这是个脑洞③

技术性调整

到山下的村庄换取了一些生活用品,小夜准备在回家前去看看布下的陷阱有没有抓到什么动物。陷阱是前些日子布下的,现值初秋,动物为了过冬已经开始出来觅食,运气好的话估计能抓到野兔,运气再好一些能抓到野猪。
小夜正按记忆中的路线前进,不远处便是第一个陷阱,忽然听到“咻”的一声,知道是有猎物中了陷阱,赶忙跑起来。不过这次没抓到野兔野猪,而是抓到一个小孩。
小孩似乎是被吓到了,倒吊在半空一脸茫然,见到小夜也没什么过激反应。
小夜急忙上前搂住小孩隔断绳索,“没事了,别害怕。”
小孩依旧没有反应,茫然的表情逐渐呆滞。
不会是吓傻了吧?
小夜想着,上下打量着小孩有没有受伤。眼前的小孩约摸只有四五岁,不是村庄里的...

这是个脑洞②

技术性调整

巫师大典太看着第三个烤糊的苹果派依旧不死心地安慰自己这个派只是外表看上去糊了,味道说不定意外的好。咬了一口,满嘴的糊味让他果断将苹果派扔进垃圾桶里。
他想给前田做点心,一来增加聊天时的谈资,二来也想用自己做的点心招待前田,三来给前田一个小惊喜。绝对不是想要前田用亮晶晶的眼神看着自己,夸奖自己才做的。这是大典太第一次尝试制作药水以外的东西,结果毫无悬念地失败了。他明明按照食谱上的教法做了,然而三个派都失败了。明明那么擅长配置药水,却连一个小小的苹果派都做不出来。巫师先生头一遭感觉如此挫败。
已经没有多余的材料再让大典太做一个派了,他认命般开始收拾起凌乱的厨房。

“大典太先生,您在家吗...

这是个脑洞①

技术性调整

被魔女诅咒的巫师大典太为了避免自己给小镇上的人带来厄运,躲进森林深处。
大典太住进魔女的房子,一如既往地种植药草,配置或是研究新药水,然后将药水放到森林入口处的猎人小屋,交换镇民放置给他的日用品和食物。镇民需要大典太的药水治疗疾病,可是镇民恐惧魔女的诅咒,每次都是匆忙地放下物品拿上药水,又匆忙地离去,除此之外绝不踏入森林。
再怎么迟钝的巫师先生也察觉到身边的声音逐渐消失。
无论是人们的谈话声还是鸟儿的啼鸣又或是魔物的嚎叫都消失了。
大典太意识到,魔女的诅咒生效了,他大概是要孤独终老了。

在独自生活的第五年冬天,大典太听见了敲门声。
“请问有人吗?”
是陌生的小孩子的声音。
大典太抛下手中的药...

想不出标题就这样吧

技术性调整

过大的冲击让宗三当场僵硬,反应过来后肺都要气炸了。一把拉开小夜,朝歌仙来了一发破颜拳,然后查看小夜被歌仙咬到的后颈。
一圈浅浅的齿印,可犬齿位置的皮肤已经被咬破渗出一点点血丝。
宗三撸起袖子回过头对歌仙就是一顿胖揍,小夜拉都拉不住。幸好附近听到声响付丧神过来拉开了两人,才能让歌仙只顶着个轻伤的状态手入。

“隔壁奇○潮剧组给的改良药剂,让我试试水。我真的没想到药剂把漫画里的ABO性别化实还附到小夜他们身上了,我只想化实角色而已。看来还得让他们改进一下…”
得知让歌仙咬小夜的真正指使人是审神者,宗三立马就上门找解释。然而得来的是审神者“我还敢有下次”的态度。被气到的宗三手指着审神者哆嗦了...

请走出这片森林

技术性调整

入口时有些滚烫的热度刺激口腔,咽下喉咙后那份滚烫化作柔和的温暖在胸口处扩散。审神者放下茶杯满足地将口中残留的热气呼出,而身旁的前田也同时长舒了一口气。
“是一个非常好的故事!”前田边合上文件夹边吸了吸鼻子,抬手揉了揉已经泛红的眼眶,“最后巫师和勇者一起前往寻找破解诅咒方法,这令我非常感动。”
审神者却不认同这是个好故事。
“可是巫师抛下陪伴自己多年的树精灵走出森林,让树精灵独守空房啊。”
面对巫师拒之千里的态度,幻化成少年模样的树精灵不厌其烦一次又一次地敲响巫师的门扉。然而最后巫师还是走出森林,留下树精灵继续守着森林见证森林的变迁。
“我想树精灵只是想陪伴巫师,让他不那么孤独。所以最后巫师...

“想和金发的人交往…”
小夜左文字听见怀里的柿子审没头没脑地蹦出一句。
“是想要和山姥切先生交往吗?还是隔壁本丸的小龙景光先生?”
“…………”
久久得不到答复的小夜掏出柿子审,发现对方已经睡着了。
是梦话啊。

第二天,小夜发现,化成人形一番盛装打扮的柿子审在爬墙。
墙头上的柿子审莞尔一笑,“别担心,我出去和阿比斯谈个恋爱就回来。”随后翻身下墙,徒留短刀在西北风中凌乱着。
审神者都这么任性的吗?

抱紧浮生这个金华火腿的柿子每天都在担心会不会被公会清出去。

都是套路

技术性调整

和审神者聊天是一件很费精神的事。主要是因为审神者的话题跳跃性太大了,上一秒还在给小夜讲导刻术师寻找魔女复仇的故事,下一秒就提到将I love you翻译成今夜月色真美是不是过于含蓄。
“这种说法对直肠子又不解风情的人而言,就跟‘今天天气真好’一样,完全没有意义。”
今晚没有月亮,反倒是满天的星星在闪烁着,小夜不懂审神者是从哪里联想到这个话题的。何况比起这个,他更在意故事中的导刻术师最后有没有找到魔女复仇。
“小夜不这么觉得吗?”
“本意不正是要这份含蓄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可本质不就是要告诉对方我爱你,表达爱意吗?对方get不到就没意义啦。”
“如果不是两情相悦,那么不管是含蓄的说法还...


在养狗前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家里蹲,平日里没事便是典型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度被家里人念叨着要多出去运动运动。有时被念着烦心,就坐公交到书店看一天的书。
我依旧记得那天公交因为道路维修换了一段路到书店。那家宠物店就在那段路上,一只很大的金毛端正地坐在店面的橱窗前,在我眼前一闪而过。头脑一热,我下了车,顺着路走到那家宠物店,那只金毛依旧端坐着。我有些怕又有些好奇,更多的可能是兴奋。于是我推开了玻璃门,进到店里,买了一只四个月的金毛。名字我都想好了,叫阿勇,勇往直前。
至此之后,我每天早上晚上都带着阿勇出去溜达溜达。虽然家里人很反对我养狗,但见着我主动出门也没再说什么。加上阿勇乖巧少吵闹,拉撒又会自己跑到...

©春田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