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入口是碳酸在舌尖上的跳跃感,紧接着是一股咸味,咽下后从喉咙翻涌起凉茶的味道,收尾却又龟苓膏的回甘。过分了…虽然能接受但是过分了…

这是个脑洞⑦

技术性调整


望月

歌仙迷糊中听见房门外传来熟悉的猫咪爪子挠门的声音和喵喵叫。他此刻正困着,勉强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瞄了眼时间,才刚到六点,外面的天还黑着。可能是猫饿了,但想到刚买的自动喂食机到点就会出粮,歌仙闭眼拉过被子盖住头,权当没听见门外的声音。猫咪在门外挠了一会儿叫了几声,就没动静了。

没了骚扰,歌仙便又沉沉的睡过去。还没睡几分钟,他突然从床上惊醒,急匆匆地开门,开始满屋子找猫。督见阳台上的门被开了道口子,歌仙立马回房给小夜打了个电话。

“早上好。”

“早小夜,望月是不是又跑你哪边了?”

“嗯,我刚倒好猫粮。你要起床了吗?我正要做早饭,你要不要过来一起吃?”

歌仙顿了一下,应了声好,挂电话之后做...

歌仙熄了灯,躺进被窝里。躺在身边的小夜侧身面向他,睁着眼不知在想什么。

“没有睡意吗?”歌仙转过身枕着自己的手臂,“要不要来说说话?”

“其实,有件事想问之定。”

“问吧。”依靠打刀夜战的视力,歌仙看到小夜露在被窝外的一双眼睛透出担忧和困扰。

“在分别的那些年里,之定有觉得寂寞吗?”

“是呢…非常的寂寞啊。”

何止是寂寞。在刚分开的那段时间里,不安愧疚无力,甚至是对自我的厌恶感都是汹涌的浪潮,一阵一阵猛烈地击打着内心。每晚都会躲在角落里,因想念小夜而忍不住偷偷哭泣。现在回想起那时的自己还真有些不中用。

“是说已经习惯了分别…还是心态发生了变化?到后来就不会这么觉得了,甚至很奇妙地认为在未来的某一天会再次与小...

闹剧

审神者一个劲地扒拉着小夜的衣角哭嚎着“我再也不敢了”“你要啥我都答应”之类没头没尾听着就不明所以的话。劝架的长谷部也听不懂,眼见审神者嗓子都喊哑了眼睛都哭肿了,心疼不过地向小夜劝导两句,反被小夜责备道平日里过于娇纵审神者。吃瓜群众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左右打听了一轮交换了情报。
哦,是个惨烈的修罗场。
等歌仙这个正牌恋人回来估计会更惨烈。
歌仙远征了几天,回到本丸发现小伙伴们要么就躲着他,要么就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看着他,还有意无意地拦着他不让他去见审神者,怪不自在的。后来偷听到了些风言风语,歌仙整理了一下,大意就是审神者偷亲小夜,被小夜抓了个正着。审神者又哭又闹地求小夜原谅,后来因求爱不成投湖去...

这是个脑洞⑥

技术性调整


歌仙从超市出来时已经看不到傍晚的夕阳,外头的天色暗了下来,还刮起风飘起细雨。他站了一会,将两个装满食材的环保袋并到一只手上,摸出手机给小夜发了条信息。

【下雨了,我没带伞。】

只过了十几秒便收到小夜的回信。

【我去接你。在哪里?】

【在超市,刚买好今晚的晚饭食材。】

【我现在过去。】

歌仙正要回个信,小夜的信息又发了一条过来。

【别乱动。】

他忍不住对着手机笑了两声,敲下【我知道了】几字,按下发送。

眼睛盯着自己发送的信息直到手机自动休屏黑下来,歌仙才将手机放回口袋里。

“呦歌仙!”

歌仙回头看向他搭话的人,是鹤丸。

“好久不见,鹤丸先生。”

一身白得发亮的鹤丸嘴里叼着根棒棒糖,双手插在卫衣口袋里,缩...

这是个脑洞⑤

审神者趴在桌上睡着了。因为感冒鼻塞只能微张着嘴呼吸,哈喇子顺着嘴角滴到脸颊压着的文稿纸上。小夜寻思着,是该把审神者搬到床上,还是应该披件厚外套由着对方维持这种姿势继续睡。想了一轮,他伸手把审神者压着的文稿纸抽了出来。


被小夜左文字唤作“之定”的紫发男子推开玻璃门,脸色不悦地走近。他站在床头与床上的小夜左文字对视良久,最后露出一个“败给你”的表情,俯下身理了理小夜左文字额前的碎发。

“责任判定下来了。”

“我知道。”

“昨夜宗三告诉你的?”

“嗯。”

之定显然有些不满,似乎想开口说话,却被激光治疗仪发出的一串急促的“滴滴滴”打断。我从床尾走上前拉开到时间的治疗仪,询问是不是要照盆骨,小夜左文字点了点...

能被车床滚到脚的只有我一个吧(。_。)车床好重好难推啊…

去便利店买零食,买完之后出来外头下雨了。不是大雨走不了那种,只是飘着雨丝。走一段路并不会湿身,但我还是给她打了电话,让她过来接我。
等了一会,她带着伞过来了。
“你怎么这么傻,身后就是便利店了你也不会买把伞。”
“就买把伞应付这点小雨?”
“你买一把又不是用这一次。”
是啊,雨不大,跑着回去也不是问题,再不济买把伞也行,可是我为什么要打电话给她,让她接我?
大概是因为知道她会来吧。

希望今年入冬能一发入魂(-ι_- )

夜歌夜

现paro,abo设定,私设会有,ooc会有,文笔废,请选择性食用,如有不足之处还望指出

虽然歌仙对小夜说过,小夜后退一步他便往小夜迈出两步,但是歌仙明显没有给小夜后退的余地。
看着在厨房里忙活的歌仙,小夜怎么也想不通歌仙是如何说服自家兄长,让他搬出来和歌仙住一起的。是放心歌仙这个alpha不会对他出手还是觉得幼驯染互相照顾比较方便?小夜第一次觉得兄长的想法难以揣测。
“小夜?小夜?”
“嗯?怎么了?”
“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在发呆而已。”
“饭还要一会才好,热水我已经放好了,先去洗澡。”

上回歌仙的表白小夜用沉默作为答复。歌仙也不急,他有的是时间和小夜耗。而且人就在眼皮子底下,还能再被什么人掳...

©春田花花 / Powered by LOFTER